執筆:AZUKI、黃瓜(輪流合文)
  一踏入山的範圍就覺得氣溫瞬間下降了幾度,外頭明明是大太陽的悶熱天氣,一進來卻像剛下完午後雷陣雨一般,衣服溼溼黏黏地貼著皮膚,讓人很不舒服

  森林之間不會有一條明顯的小路,樹與樹之間都是如此的相像,每一步都像是似曾相似,兩人一前一後的快步向前走。

  原本他們是想照著幕蓉巫印像,去他們時常一起玩耍的地方,然而在森林之中每一個地方看起來都一樣,根本無從分辨哪裡是哪裡,只好一邊做記號一邊確認這裡是否來過。


 
 
執筆:AZUKI、黃瓜(輪流合文)
  經過了一頓飯的時間,公孫茴好不容易才稍為認識些這兩位慕蓉家姊弟,本來一直緊繃的神經,也逐漸放鬆下來。

  她了解到,瑜是個善良又喜歡照顧人的女孩,待一個認識不到一天的外人如同自己親人般,令公孫茴深深地感受到她的溫柔。

  至於巫,公孫茴也明白到,他並不是一個口氣一直很差的男孩,更大多數的時間他是個活潑、率直的孩子,只是對於陌生的事物感到有些警戒,或是不安。

  她發現,他們兩個對待身分特殊的自己時,並沒有給予一絲特殊的待遇,雖然待遇也不差,卻沒參進任何一點逢迎、想攀附關係的想法,跟公孫茴過去所見過的那些嘴臉不太相同,對待她,幕蓉雙子就像對待朋友一樣,更讓她心中感到一陣暖意。


 
 
執筆:AZUKI、黃瓜(輪流合文)
  「幕蓉……?」公孫茴看著時頓時愣住了一下,「我也太好運了吧?」

  「什麼?妳有什麼問題嗎?」

  「沒有,只是覺得你這樣隨便帶陌生人進去好嗎?」公孫茴恢復鎮定,微微笑說。

  「我可不覺得擁有皇姓的人是什麼來路不明的人。」幕蓉巫聳聳肩地說著,又看了眼公孫茴的衣服說道,「我想這種高級絲綢也不是誰都用的起吧?」


 
 
執筆:AZUKI、黃瓜(輪流合文)
公孫茴 → 香檳
幕蓉巫 → 豆漿
幕蓉瑜 → 牛奶

  「咦?我現在在哪裡呢?」陌生的街道上站著一名有著深紅眼睛的少女,少女的名字叫公孫茴,她正困惑地打量著,「前面有群小孩,問看看好了。」

  「小巫,一齊山上玩吧!」

  「呃,我想今天還是不要好了。」

  「搞什麼!真不像平常的你。」